无约似相约 一起美丽到50岁

作者: 阅读:893 发布:2020-07-13

无约似相约 一起美丽到50岁


特约:子若
图:受访者提供
架势人物:大马知名导演张爵西∥创作女歌手、声乐导师周博华

在人生最青葱美好的时光里,周博华与张爵西遇见了彼此,从相遇、相识、相知,直至谱写出一段无话不谈、守望相助的闺蜜情谊;时隔26年后,两个爱唱歌的美丽女人又走在一起,携手做客《架势堂》,畅聊她们过去与现在皆活得花样的年华!

你在城里还知道那首歌吗?

若然从前的你,曾在周博华与张爵西的歌声陪伴走过岁月,那幺,今天试着从歌声里走出来,听一听现实中两个似是无约,却又不约而同一起美丽到五十岁的女人,最近过得都好吗?

若然错过了从前的她们跟她们的歌,今天就让她俩带大家回到两人的来时路,再往她们的歌声里走去!

周博华与张爵西是老朋友,她俩也是《架势堂》的老朋友,最先来到此栏目做客的是周博华(48岁) ,那一年是2010年,在那个专访里,她说过,自己最喜欢的其中一首歌是《知道你在城里》(谢继麟作词,张映坤作曲)。

在吉隆坡繁华都会里长大的她,那年用了幽然淡静的声音唱出一种爱,那是一种爱到无路可进亦无路可退,不能厮守只能分手,不能相见只能相思的爱恋。在她的歌声里,听出静静的惦记、淡淡的忧伤、轻轻的心疼。

时光会老,歌不会老!

在没有他/她陪伴在侧的日子里,只要知道彼此同处一座城、呼吸着同一城里的空气,他/她过得还好,就已经足够。在爱的世界里,这样的要求是卑微抑或高贵?谁也说不上。只是,今时今日重听如是纯粹不修饰的歌声,依然撩动人心,听出丝丝缱绻难捨!原来,时光会老,歌与歌声不会老。

五年以后的2015年,正式踏入50岁的张爵西(52岁)也来到了《架势堂》,那一年她的生日特别引人注目,全因为她于1991年唱红了一首名叫《一个女人是不是可以美丽到五十岁》(林培和作词,张映坤作曲)的歌。

这首描述单身女子的城市故事挑战聆听者对歌的想像,也把现实期待写进去,歌里、歌外仿彿都有故事在/即将发生。但凡听过此歌的人都抱着一个问号,拥有美丽容颜的爵西,活到五十岁到底会长成什幺模样?这场对歌的追逐,一追就是廿多个年头。

如今,她向人们展现的不只是其依然灿然如花的外貌,而且还凭着宛若星辰般闪烁的才华,成功晋身百万票房的电影导演!其实,人的美丽不只有外貌,还要有心的样貌。

无约似相约 一起美丽到50岁周博华当年以首位创作女歌手的身分,发表了首张专辑《你只留下寂寞》,她自弹自唱的形象在爵西心中留下深刻的最初印象。

博爵,岁月添芬芳

阔别多年再度重逢的她们,近日来一块儿开会、一同出席记者会、一起接受报章专访、联访,如此大费周章,无非是要大家全都来参与一场“博爵”式音乐会。这个9月22至24日的夜里,你们都在吉隆坡这座城里吗?记得,两个人的“博爵.相约2017音乐会”与你有约哦!

“博爵”很容易让人想到芬芳的伯爵茶,那悠悠淡雅的茶香在空气中缭绕着;“博爵”也使人联想到伯爵(Piaget)珠宝,那是一个把低调奢华气质凸显到极致的品牌!两个平均年龄为五十岁的女人,周博华与张爵西身上自然流露的恰是这一茶一珠宝展现的独有魅力。

站在此时此刻平台上,她俩身上散发的是,岁月留给她们优雅淡然的知性味道,还有生活粹练出豁然开朗的成熟智慧。这是一个女人活到了某生命阶段,该体现的圆融模样和境界,有光但不灼人、有傲却不张扬的平凡的奢华感!

两个似是无约却又不约而同会一起美丽到五十岁的女人,如今活得相当好,在“博爵.相约2017 音乐会”登场之前,且让博爵二人一起回首当年在本地中文歌坛里,从相遇到相识到相知,再到成为闺蜜的因缘,当然也势必要畅聊她俩人到中年临时起意的这一场专属音乐会!

好难唱的歌,都让爵西遇上了!

在爵西的记忆里,那是始于1991年,当她从模特儿转战本地中文乐坛时,才得知圈子里有个擅长弹吉他的女孩,她口中所说的,即是于1990年推出首张专辑《你只留下寂寞》的周博华,“第一感觉就是:哇,这女孩子很吸引人!”

由于本身不会吉他,因此,但凡会弹吉他的男、女生,她都喜欢,尤其是像博华这种自弹自唱的女生,“她在我心目中留下了深刻印象。”也在那一年,爵西正式发表首张专辑《最近你好吗?》她眼里那位会弹吉他的女歌手,也受邀出席其发片推介礼。

唱出自己的味道

当博华第一眼见到爵西时,顿时有点惊讶,“哗!这女孩子这幺高、这幺亮丽,马来西亚有了个模特儿歌手呀!”当时被称为首位大马创作女歌手的她,当然第一时间就聆听了这位模特儿歌手的歌曲,“当时觉得,这个女孩子唱歌有点奇怪,跟一般歌手的正式唱法不一样,尤其是其主打歌。”

她口中所指的是叶啸作词、张映坤作曲的《最近你好吗?》,“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很张艾嘉,你说她唱得很好吗?(说到这里,博华的眼神投向爵西,后者示意她继续说下去)其实并不是很好,可是,她唱出了自己的感觉和味道。”

语毕,她却又心疼起爵西来,“她的歌都好难唱,尤其《最近你好吗?》的歌词很长哦!我心里在想:幸好不是我唱!”她还点名专辑里的另一首歌《一个女人是不是可以美丽到五十岁》也不容易诠释。”身为原唱者的爵西忍不住插话:“这首歌的旋律很难捕捉啊!”时至今日,她一直自责没把这首歌唱好。生命从不曾完美,然而,所有的不完美不就为了跟下一次更完美相遇吗?我想,大家都很期待此旋律的再次响起。

“这都不是当时的流行元素,但非主流得来却有很特殊的音乐代表。”无论如何,源自于当时的激荡情怀,只要是演绎激荡的创作歌手,“我们都会力捧的啦!”博华如是说道。就这样,两个廿来岁初涉乐坛的年轻女孩,在彼此间留下了今生都不会忘记的最初印象。

26年后的今天,已蜕变为更有味道的中年女人的两个女孩,在这个属于姐妹淘的专访里,说得坦蕩真诚、讲到掏心掏肺,此起彼落的愉悦情绪和爽朗笑声,传遍了我们所在之处─椰子屋餐厅!人到中年,还可以找到姐妹一起聊如歌青春、如梦记忆,这还不是人生至美风景吗?

无约似相约 一起美丽到50岁在首张专辑《最近你好吗?》的发布会上,爵西亮丽高佻的外表给周博华有意外的惊喜,而她也用实情告诉大家,一个女人是可以美丽到五十岁的。

同台唱同室寝 有缘注定当闺蜜

当初,博爵之所以悄然发展出一段守望相助的友情,博华表示,那机缘是很自然的情况下发生的,“当时,因为有个同是来自激荡的歌手朋友锺静贤,于是,经常去捧“十个新朋友”的场,使我跟爵西开始有了较多的接触。”

于1991年成立“十个新朋友”说的是本地中文乐坛的十个新人,他们是黄得伟、爵西、黄世豪、潘光前、方仕晖、王美轩、锺静贤、司马太郎等人,他们的出现为九十年代本地乐坛注入一股新气象。

她俩不只是在音乐场合碰面,还常常跟着大伙儿一起出外消遣时间,她俩像个大孩子似的开心忆述:“大家一起闲聊啊!”两个人的友情会突飞猛进,归功于1993年同跑《十大歌星义演》(由大马Carlsberg集团赞助,南洋商报主办)的契机,“每到一个地方演出,我们不止是同台合唱一首歌,还要被安排共居一室。”

在地人到异乡人家过夜

由于同走歌唱江湖也同住一室,两个人有了更深入的了解,“由于博华比我小四岁,加上自己拥有较多的生活际遇,在我心目中,她就像是刚毕业的大学生,很斯文也很温顺,我总是把她当妹妹来看待。”这是爵西眼里的博华,后者是否有感受到来自姐姐的温暖?

“我又不觉得自己像她的妹妹,反倒是很好谈的朋友,基本上,我们什幺都聊……但其实,我印象最深刻是到她的家过夜。”博华声称,她不是一个喜欢到处“蒲”的人,“我比较喜欢跟谈得来的朋友相约喝茶聊天,而她是我会约的人;此外,有的时候,若是两个人翌日要一起去办事,我也就到她家过夜。”

一个道地的吉隆坡人到吉隆坡异乡人的家过夜?“嗯,本地人没有机会在外过夜啊……”爵西接着问她:“我经常搬家,妳是住我哪间家了啊?”结果,两人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一个所以来,博华最记得的反倒是爵西的爱心果汁,“只要我在她家过夜,她每天早上都会泡製一杯水果汁给我喝,里头一定有香蕉,然后,就会跟我说:这是有营养的饮料!”

贴心穿着,配合对方高度!

把记忆翻箱倒箧一轮之后,周博华和张爵西最终才记起她们首度在舞台上合唱的歌曲,是当年红透半边天的《别问我是谁》,那是香港歌手王馨平唱的一首华语歌。

对于合唱的初体验,爵西最记得的居然是两个人的服装,“那是因为当时总算可以穿自己喜欢的衣服上台了。”原来,亮眼的背后有不为人知的执着。

“刚出道时,不断在摸索,也曾跟经理人起过争执,盖因他要我穿得华丽,但我觉得自己不适合。”她认为,跟博华一起唱歌,才是穿得最舒服的时候,“我终于可以穿长裙搭配球鞋了!那才是我要的着装味道。”博华接着笑说:“她跟着我,也不能穿得太华丽啊!”语毕,她逕自大笑了起来,也惹得我们跟着她笑成一团。

至于博华,她直言,跟爵西同台演出,最纠结的往往就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她到底要穿多高的高跟鞋,才能把彼此的身高差距拉近,鬼马的爵西马上对她说:“所以,我穿球鞋咯!”博华露出不解的神情继续说:“我有时在想,她是不是在配合我。”

当年,她始终没有问出口,直至廿多年后的今天,她们终于聊起了此事,“而她,每次都是黑色的裤子和靴子,这就有一点点高度了!”爵西形容这身酷型打扮的人,正是博华。

无约似相约 一起美丽到50岁青春路上作伴,周博华和张爵西在岁月中留下两人足迹。

聊天聊出,下一首主打歌

自此之后,她们交往频密并且走进了彼此的生活,也在娱乐事业上守望相助。爵西的《是不是女人不该多心?》这首歌正是两个人私底下聊天聊出来的,“我记得,那天坐在巴士上,我把生活中的心情与感受告诉博华,当时我对她说:‘哎呀,很多人追,很烦吶!’”

她不否认此内心话有点“晒命”,但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却是不争的事实。言及于此,博华马上有话要说,她笑言:“跟她同房的时候,她很多时间是拿来讲电话的。”有个一直煲电话粥的同房,博华说:“没事,她讲她的,我做我的事情啊!”

对于面对桃花源源不绝而来,爵西当时向博华透露了一个大胆想法:“女人是不是也可以爱很多个人呢?”两个女人你一问我一答,结果得出“是不是女人不该多心”这句话。没料到,此话还真的成了爵西下一首歌的名字!

二人共同完成此创作歌曲的所有事,“她先写了词再让我稍作修饰,然后,再哼那个曲给我听,我将之录成demo,并找人为她编曲。”博华如是忆从前。《是不是女人不该多心?》是两个人合力完成的结晶品,爵西负责填词与作曲,博华担任製作与和音。

此歌曲后来收录在爵西第四张专辑《再见爵西》(1996年),并且以主打歌的“身分”出现,说明这首歌分量之重、意义之大。这首歌的诞生见证了两个闺蜜的情深义重!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